当前位置: 周礼新闻 > 社会 > 在这百余幅作品中,回望艺术大师吴冠中特立独行的一生

在这百余幅作品中,回望艺术大师吴冠中特立独行的一生

2019-11-02 19:52:18 阅读:850

今年是吴冠中诞辰100周年。“我的艺术属于人民——吴冠中作品展”正在中国艺术宫11-1、11、12、13号馆举行。

吴冠中是中国现代艺术发展的重要旗帜,作为艺术家,他一生特立独行,大胆提出了“艺术无国界”的理念。他先后创作了大量富有中国特色和民族风格的油画和水墨画,为中国艺术界树立了“古为今用,洋为中用”的榜样。他开启了油画与水墨的界限,将油画民族化和中国画现代化推向了一个新的高度。他提出了“风筝永不停息”的观点。通过比较和移植,他将具象和抽象的绘画形式融为一体,创造了一个中西结合、雅俗共赏的意象世界。他用一种非常规的方式说:“从事美术,而不是从事形式,就是什么都不做对!”引起文学界的争论和社会关注。他说他是“苦瓜”,而且“只能在苦瓜藤上生长,只有黄壤的养分才适合我的生长”。他说“一百个齐白石抵不上一个鲁迅”。

插图:吴冠中数据图

老同学赵无极

吴冠中评论的作者石建邦晚年与吴冠中关系密切,被吴冠中称为“小朋友”。他经常深夜打电话来反复指导和讨论他的文章。石建邦认为,画家有真正的气质,吴冠中也不例外。他和老同学赵无极的交往很有趣。

石建邦在赵无极给他的好朋友庄华月的一封信中发现,1982年初,赵无极来到北京,“管仲每天都在北京见面。除了去Xi和大同的那几天,我们谈了很多,非常坦率。他给我看了他的画,我也真诚地说出了我不高兴的地方...我认为他的画仍然太旧,不够深,不能被观察到,所以有很多方法来处理阶级(将军)的观点。我认为所谓的大学绘画一开始也是这样。我提到,虽然布鲁格尔(鲁格勒)和伦勃朗(伦勃朗)有共同的主题,但他们受到的待遇不同于其他画家。我认为他们是现实主义画家的最佳范例。"

吴冠中对老同学的意见有自己的想法。面对晚年的采访,吴冠中透露了自己的心声:“当时我心里有一个缺口,但我很不服气,因为我觉得他走的路不是我想走的,而是两条完全……”

1999年,吴冠中在他的文章《五十年的十字车站生涯》(Fifty Years of Cross Station Career)中写道:“我不属于法国,我的土壤在祖国,我不相信生长在祖国土壤上的树木比大洋彼岸的树木矮。”中国巨人只能在中国土地上成长。只有中国巨人才能与外国巨人竞争。"这是我最极端的话,衷心的话. "

插图:展览海报官方插图

免费捐赠绘画

吴冠中一生都将精心挑选的作品捐赠给中国美术馆、中国历史博物馆和故宫博物院。其中,他和家人向上海美术馆(中国艺术宫的前身)捐赠了110件重要作品,使中国艺术宫成为国内外收藏吴冠中作品最丰富、最完整的艺术机构之一。

这次,中国艺术宫的展览根据吴冠中作品的创作时间分为四个部分。其中,第三部分是1997年以后的作品。这一时期是吴冠中创作的新高峰期。作品继续坚持对形式美的追求,但更注重意境的表达。在很大程度上,它改变了以往过分强调唯美主义的做法,在艺术表现上达到了更高、更纯净、更宁静的境界。(新民晚报记者徐义生)

相关链接|部分作品介绍

《无风长天》中国画70*140 2000中国艺术宫收藏

我参观了天堂鸟,广东新会县的一片水榕树林。我悄悄地走进去,鸟儿们突然注意到了,飞走了。天堂消失了。回来后,他制作了一个巨大而感人的丛林,用鸟装饰,并命名为“天堂鸟”。这幅画追求复杂的神秘。从一块大理石的自然冷漠的图案中,树影和鸟的形状似乎被看到,形成了这幅画。这幅画的形状无疑是天堂鸟。作者吐出的是长久无风的平静。

“大房子”中国画70*140 2001中国艺术宫收藏

我到处旅行,到处旅行,总是想探索大树和豪宅,在我看来,古老的国家,不仅有树,还有豪宅,还有巨人用树来建造豪宅。要建造一座大房子,必须有一位大师。从体形的塑造到门窗的雕刻,他处处独具匠心,成为自己的艺术殿堂。

老朋友把黄河带走了,现在只剩下黄鹤楼了。旧住宅曾经是古代地主、官员和商人的快乐宫殿,但它已经完全不能适应今天的生活条件,不能居住。

我到处寻找老房子,以便欣赏它们的美丽。因此,我画了许多老房子,特别是那些在长江以南有黑色瓷砖和白色墙壁的房子。近年来,我情不自禁地将自己的感受铭刻在画上。建造这些大房子的人的后代一个接一个地改变了他们的主人。谁的大房子,飞都前燕。

《鲁迅的故乡》油画46*46 1976中国艺术宫收藏

1977年,当我为历史博物馆写《三峡》时,鲁迅博物馆让我写《鲁迅的故乡》。我很高兴写“鲁迅的故乡”。绍兴和宜兴如此相似,是因为对鲁迅的崇敬和对家乡的热爱。

然而,要把这里变成“鲁迅的故乡”并不容易,我认为我非常熟悉的主题和形象并没有形成一幅画。我不喜欢人们走来走去的花园式绘画。这是散文诗和独幕剧的矛盾。与散文的美不同,画面不应分散,也不应有突出的形象——占据画面空间的形象主角。就图像的起伏而言,单幅画更接近紧凑的单幕剧,具有陡峭的高潮。我在绍兴爬了几座小山。爬上一段楼梯就能跑上1000英里,视野开阔,势头强劲。然而,鸟瞰也是构图的基础。正因为如此,在这幅看似俯视的蓝图中,主要的形象人物都是从城市各个地方的草图中画出来的,包括绍兴中学的树木、西走廊的旧桥、河道上的细柳树、河岸以及从东湖引进的河里的船只。这幅画已经被重复了很多次,甚至在最终版本被放在画布上后被完全拒绝,并建立了一个新的炉子。在此期间,难点似乎在于如何将分散的水乡风格凝聚成一个集中的绘画环境!

不管是“长江三峡”还是“鲁迅的故乡”,它们都是在画布上操作的。与此同时,他们感到沉溺于对水墨的追求。近年来,我更直接地使用了墨水工具。似乎我会离开画布,搬到水墨画的故乡,但我不认为这是职业的改变或再婚。

500彩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