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周礼新闻 > 旅游 > “起了一身鸡皮疙瘩”现在是一种褒义表达,这合适吗?

“起了一身鸡皮疙瘩”现在是一种褒义表达,这合适吗?

2019-11-08 07:29:19 阅读:3347

电影《我和我的祖国》最近发布了一张海报,将于9月30日正式向公众发布。许多主流媒体在报道中写道:“一听到《我和我的祖国》和《感动和骄傲》的旋律,我就想哭。我刚刚看了7个预告片和7个故事,浑身起鸡皮疙瘩”。

为什么“鸡皮疙瘩”成为一个褒义的表达?《澎湃新闻》的记者发现,早在头两年,主流媒体就在报道中使用了这种方式。例如,在2017年,《人民日报》官方微博(People Daily official Wei)形容“国宝戏茉莉现场版”为“鸡皮疙瘩在1分15秒内开始出现”。2018年,《光明日报》的官员魏将“清华大学合唱团我的祖国”形容为“听清华校园恶霸合唱团时我起鸡皮疙瘩”。

2018年,《光明日报》的官员魏将“清华大学合唱团我的祖国”形容为“听清华校园恶霸合唱团时我起鸡皮疙瘩”。

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许莫凡告诉澎湃新闻记者,很难观察和表达一个人内心的情感状态。因此,语言常常被更明显的生理现象所描述,比如“伤脑筋”来表达恐惧,“欣喜”来表达骄傲。这在语言学中被称为“情感转喻”。

“许多生理现象背后的原因是多方面的,所以‘情感转喻’常常是模棱两可的。例如,“心跳加速”和“血压上升”根据上下文可以表示“愤怒和愤怒”或“兴奋”。从人们的认知感受来看,“鸡皮疙瘩”也可能是由多种原因造成的,它的用法是一词多义,可以是贬义词“恶心和令人作呕”,也可以是褒义词“感动和兴奋”从这个角度来看,许莫凡认为,“鸡皮疙瘩”的褒义用法有其心理和语言基础。

然而,许莫凡也强调,语言的具体使用应该看语言符号的约束力。“它与‘心跳加快’的不同之处在于它不是固定的意思,而‘鸡皮疙瘩’在长期使用中是固定的贬义。没有一个过渡时期,如修辞中引号的反讽,直接和大规模地使用它作为褒义词会给公众的理解带来困难,也会混淆语言标准。这种做法不适合提倡。”

另一个例子是“哈哈”这个词,它曾经是模拟笑声的中性词,现在已经逐渐成为网络语言中的讽刺表达。许莫凡说:“就情感色彩的变化而言,‘呵呵’和‘鸡皮疙瘩’的变化是相似的。因此,我们也应该看到这种非常规用法有一个文体限制。当用于网络交流时,网民可以理解它。但是,当常规媒体不流行时,最好暂时不要使用。”

《咬文嚼字》副主编、上海出版编辑校准质量检测中心副主任王敏说:“表扬中使用“鸡皮疙瘩”实际上并不是一个新用法。”

“每个人都应该熟悉褒贬两个词,比如‘结果是什么’是中性的,‘结果是什么’是贬义的,‘结果是什么’是褒义的,这些褒贬之间的典型区别在正常情况下可以说是清楚的。然而,为了达到特殊的表达效果,我们有时会突破语言常规,运用修辞手段。”

王民告诉记者,这条汹涌的新闻说,“贬义词”或“贬义词”是常用的修辞手段。例如:“这个人非常诚实。当其他人完全有责任时,他必须为事故付出代价。”“诚实”是一个褒义词,但它在这里的用法是贬义的。王敏说,对传统变化的背离使表达更加生动。

他提到“起鸡皮疙瘩”最初是指感冒或感冒引起的鸡皮疙瘩。根据传统词典,它们大多指恐惧引起的生理反应,带有一定的贬义。"但是为了表达的目的,字典中的贬义词可以用于表扬."

“语言在发展和变化,尤其是词汇。它是语言中最活跃的元素。我们说单词通常有理性的意义和附加的意义。理性意义是概念意义,是意义的核心。附加意义是指情感意义、文体意义、形象意义等。理性意义和附加意义都会改变。”

他说,“例如,“一团糟”这个词,现在人们经常说“非常好的一团糟”和“一团糟”。当这个词被更多地使用时,这个词的情感色彩会发生变化,这种变化可能不会及时反映在词典中。"

另一个例子是“饕餮”,它最初是指传说中凶猛而贪吃的怪物,但现在很多地方使用“饕餮盛宴”。“盛宴和邪恶有什么关系?事实上,“饕餮”的含义已经改变,它已经反映在权威的工具书上。例如,《现代汉语词典》(第七版)中“贪吃”的第四个意思是“丰富且可以充分享受”,这与传统意义上的邪恶无关

王敏总结说,即使话语受到明确的表扬或批评,也可以根据表达的需要暂时改变。此外,如果它们被更频繁地使用,它们可能会凝固成新的含义。即使新单词的意思没有被包括在字典中,只要它能满足特定的交流需要,这样的新用法也不应该被轻易否定

甘肃快三 贵州十一选五投注 快三网上投注 黑龙江十一选五投注